新报说法:一枚节育环,让她痛苦一生

一枚节育环改变她一生

 
    一枚本不该存在的“T”型节育环,在三台百顷镇妇女王春荣的体内隐藏了18年,18年间,王春荣病痛不断,四处求医均不见效;18年无休止的病痛折磨是否与那枚不该出现在体内的“T”型节育环有关,各级医疗机构各执一词,目前?#19981;?#27809;有一个权威的医学鉴定结果,谁该为这么多年损失的健康买单?
 一枚节育环引发的官司
 
图为一筹莫展的王春荣夫妇 (记者 胥辉文/图) 
            
一张x光片 ?#19994;?3年前“丢失”的节育环
   2003年1月,已经消失了4个月的尾?#26500;?#30140;痛又开始折磨王春荣了,而邻县射洪香山医院检查的结果让王春荣和医生都大吃一惊,x光片显示,一枚已经异位的“T”型节育环在王春荣的?#39592;?#20869;。?#27426;?#23601;在4个月前,王春荣也是因为尾?#26500;?#30140;痛,才在这家医院取了节育环。
  ?#28909;?#24050;经取了一枚环,那?#39592;?#20869;的这枚环?#36136;?#21738;里来的?一个人怎么可能同时安放两枚节育环?医生的一连串疑问,让王春荣想起来13年前的一件事,“莫非是13年前掉?#35828;?#29615;?”
   1989年3月三台百顷镇妇女王春荣在村妇女主任的带领下,到本乡卫生院做了安环节育?#36136;酢?#31532;二年复查的时候,卫生院的医生告诉她环已经掉了,几乎没有任何妇科知识的王春荣按照规定,又重新安了节育环。
   在安环后的2年时间里,王春荣正常下地劳动,没有感到身体有任何异常,直到1993年,王春荣的面部开始浮肿,随后从脸部到脚整个身体都出现了水肿,三台县人民医院诊断为肝硬化。
   在医院治疗一周不见任何好转,由于家里经济比较困难,一周后家人将王春荣接回家找民间医生治疗。10年时间里,王春荣四处求医,直到2003年水肿才逐渐消失。但不久后,王春荣又感到尾?#26500;强继?#30171;,在?#24039;?#27946;县香山镇医院医生的建议下取了环,?#38142;耍?#37027;枚当年“丢失”的“T”型环才?#29615;?#29616;。

为取环奔走4年 “药到”病未除
   ?#27426;?#35201;取出这枚已经异位的“T”型环已不再是一件简单的事,王春荣的丈夫在各个医疗机构之间奔走了4年,直到2008年1月,这枚已经藏了18年的“T”型环才在成都华西医院被取出。
   ?#28304;硬?#20986;自己的体内藏着一个节育环,王春荣就?#19994;攪说?#21021;给她安环的百顷镇卫生院,卫生院将她介绍到了镇计生指导站,镇计生指导站开了免费取环的证明,叫她去三台县计生指导站取环。?#27426;?#22312;县市计生指导站检查的时候,却被告知,王春荣因患肾功能衰竭不能取环,并?#19968;范?#36523;体没有影响,建议抓紧时间医治肾病。
由于经济问题,王春荣被在浙江湖州打工的丈夫冯光蓉带到湖州中医院医治,但始终不见好转,医生?#22836;?#20809;蓉都感到意外,他们?#20540;?#28246;州妇幼保健院进行检查,结果则是让王春荣迅速准备?#36136;酰?#22240;为环已经移位到了盆腔址骨上,再不及时?#36136;?#23601;要挤破直肠。
    2005年,夫妻俩到成都华西医院去检查,医生告诉冯光蓉,因节育环异位,建议王春荣立即取环。当时由于拿不出2万元?#36136;?#36153;,冯光蓉带着妻子又回到了浙江打工。
    2007年,王春荣病情已经很?#29616;?#20102;,不能进食。面?#21592;?#21463;折磨的妻子,冯光蓉再次?#19994;?#21508;级相关部门?#20174;城?#20917;,最后在三台县卫生局的干预下,由百顷镇政府出钱,2008年1月6日,王春荣在华西医院取出了这枚藏了18年的节育环。?#27426;?#26415;后的王春荣依旧不能进?#24120;?#19981;能行走,病情没有丝毫好转,而百顷镇政府支付的医疗费用?#36824;?#20570;?#36136;酰?#29579;春荣只得带着病痛离开华西医院,住进了三台县人民医院。如今,也是在三台县政府信访办的干涉下,王春荣得以在三台县医院挂账住院治疗。

漫漫维权路谁为农妇的健康买单?
   由于没有人付医药费,医院只能限量用药,对仍处于重症期间的王春荣来说,无疑会影响到病情的康复。一直以来,冯光蓉为妻子想办法医治的同?#20445;?#20063;在寻求法律的帮助。?#27426;?#36825;个维权路却不是那么?#25945;埂?br />   2007年11月份,冯光蓉在当地请了一个律师,由于取证的问题,迟迟没有立案。今年2月底,冯光蓉请到绵阳蜀仁律师事务所的吴庆阳律师和绵阳高新区永兴法律服务所刘忠廷律师,他们同样也遇到取证难的问题。
   三台县计划生育鉴定小组对王春荣的病情的鉴定结果认为,宫内节育环移位到?#39592;唬?#20294;并未对泌尿系统进行压迫,肾功能衰竭与节育环异位无关。冯光蓉?#29615;缓?#21521;绵阳市医学会提出了医学鉴定申请,根据医学鉴定相关规定,除相关部门以及检察机关移送的鉴定申请以外,其余的医学鉴定需当事双方同意才行。
由于百顷镇卫生院一直不同意进行医学鉴定,所以绵阳市医学会的医学鉴定也就一直无法进行,王春荣的病是否与节育环有关也就没有法律依据。
    而百顷镇卫生院做出的书面调查称,查上个世纪80年代到现在的系列档案均未?#19994;?#26377;关王春荣的资料和相关登记,那?#38382;?#38388;医院一直不负责安节育环,计生业务均不由镇(当时的乡)卫生院承担。
   律师吴庆阳说,王春荣的病情是否与节育环异位有关,这个很好认定,只要百顷镇卫生院愿意做医疗鉴定,那么一切就明白了。艰辛的维权路并没有让只有40岁就丧失劳动力的王春荣放弃,“这场官司我无论如何?#23478;?#25171;下去。”
 
有事请QQ上沟通
 
QQ  吴庆阳律师
狼队老板是门德斯吗
老时时彩开奖走势图 波音国际网址 欢乐二人斗地主新版 极速赛车计划软件手机免费版 pk10软件下载 重庆时时历史开奖记录 销售单打印软件免费版 足球比分90vs 体育投注网 2017年一肖一码大公开 江西时时首页 重庆时时走势图个位 简单双方协议书范本 pk10怎么看走势图 双色球胆拖投注金额 时时彩论坛